送彩金的网站

行业动态

生物食诱技术列入国家2017年棉花重大病虫害防控技术方案

2017-08-27

生物食诱技术是利用昆虫成虫通过植物挥发物选择定位寄主的这一生物学特性研发的集中诱杀技术。深圳百乐宝生物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利用这一诱杀技术原理研发了针对棉铃虫、地老虎、烟青虫、粘虫、甜菜夜蛾等鳞翅目夜蛾科害虫的生物食诱剂产品。该产品充分利用夜蛾科害虫羽化后急需补充营养的取食特性,将植物挥发物、昆虫取食促进剂等按特定配方加工,吸引一定范围内的鳞翅目夜蛾科害虫取食,从而将害虫集中灭杀。具有雌雄通杀、广谱(同时诱杀多种害虫)、高效(诱杀量大)等优点。经过全国棉花产区专家的多年田间验证,该产品对棉花田重大害虫棉铃虫、地老虎等具有优良的诱杀能力,且环保安全。2017年,全国农技推广服务中心组织专家研究制定了棉花重大病虫害防控技术方案,生物食诱技术作为防治棉铃虫的重要新技术得到了专家肯定和推荐。




附:《2017年棉花重大病虫害防控技术方案》全文





病虫害是影响我国棉花产量和品质的重要因素,2017年,棉蚜、棉盲蝽、棉铃虫、棉叶螨、地下害虫、苗病、枯萎病、黄萎病、红叶茎枯病、铃病等病虫将在各棉区普遍发生,棉蓟马、斜纹夜蛾、烟粉虱等偶发性病虫将在局部发生。为了切实做好2017年棉花重大病虫害用防治工作,保障棉花生产安全、质量安全和生态安全,特制定本方案。



一、防控目标


重大病虫防治处置率达到95%以上,绿色防控技术应用面积和专业化防治面积分别达到18%和20%,总体防治效果达到85%以上,病虫危害损失率控制在8%以内,化学农药使用量明显下降。


二、防控策略


针对不同棉区、棉花各生育期的主要病虫种类,本着优化、简化的原则,突出预防为主,充分发挥棉田生态调控和棉花自身补偿作用,突出抓好抗(耐)病品种合理布局,秋冬压低病虫基数,保护和利用天敌,苗期预防、生长期控害、铃期保铃保产等技术措施。注重合理用药、隐蔽用药、精准用药,降低化学农药用量,增强棉田的可持续和安全控害减灾作用。


三、防控措施


(一)分区域防控重点

1. 黄河流域棉区:包括河北、山东、河南、天津、山西和陕西棉区。重点防控棉盲蝽、棉蚜、棉叶螨、棉铃虫,预防枯萎病、黄萎病、苗病、铃病、红叶茎枯病,局部做好地下害虫(蝼蛄、蛴螬、金针虫、地老虎)、棉蓟马、象鼻虫、细菌性角斑病的防治。


2. 长江流域棉区:包括江苏、安徽、湖北、江西和湖南棉区。重点做好棉盲蝽、棉叶螨、棉铃虫、斜纹夜蛾、枯萎病、黄萎病的防治,预防苗病、铃病、红叶茎枯病,注意防治棉蚜、红铃虫、棉蓟马、烟粉虱。


3. 西北内陆棉区:包括新疆、甘肃棉区。重点做好棉叶螨、棉蚜、棉铃虫、棉蓟马、棉盲蝽、烟粉虱、枯萎病、黄萎病、苗病、红叶茎枯病的防治。


(二)主要技术措施


1. 播种期

预防对象:苗病、枯萎病、黄萎病、苗蚜、棉叶螨、棉盲蝽、棉蓟马、地下害虫等。

(1)选用抗(耐)病虫品种和包衣棉种,做好种子药剂处理。

(2)选择避风向阳、地势较高、排水方便田块作苗床,选用土质肥沃、无枯萎病、黄萎病等带菌土壤制钵育苗,培育无病壮苗。

(3)清除棉田内和田埂、路边杂草,减少棉盲蝽、棉蓟马、棉叶螨虫口基数。


2. 苗期

防治对象:苗病、枯萎病、黄萎病、苗蚜、棉叶螨、棉盲蝽、棉蓟马、地下害虫等。

(1)小麦、油菜收获后推迟灭茬,秸秆在田间堆放2~3天,使天敌充分向棉株转移,以益控害。

(2)苗病:发病前或初见时及时防治,尤其遇低温阴雨天气时,及时喷施枯草芽孢杆菌、多抗霉素、噁霉灵等药剂控制发生和发展。

(3)苗蚜:长江流域棉区以自然天敌控害为主;黄河流域和西北内陆棉区直播棉3片真叶前,当卷叶株率达5~10%,或4片真叶后卷叶株率10~20%时,及时药剂防治。

(4)棉叶螨:黄河流域和西北内陆棉区在清除棉田内和周围杂草的基础上,当田间有螨株率低于15%时挑治中心株,超过15%时立即普治。

(5)棉盲蝽:长江流域棉区棉苗营养钵移栽前施好送嫁药。大田百株若虫量达到3头时,进行药剂防治。

(6)地老虎:采用昆虫性诱剂或糖酒醋液诱杀成虫,压低基数。采用晶体敌百虫配制毒土或毒饵顺垄条施诱杀幼虫。

(7)枯萎病、黄萎病:疏通“三沟”(围沟、横沟、厢沟),增施腐熟的有机肥和生物肥,合理增施磷、钾肥,补充微肥,氮肥可选用碳酸氢铵作追肥,发病前或初见病时用药,连续用药2~3次,间隔10天,叶面喷施与喷淋灌根相结合,注意轮换用药。


3. 蕾期

防治对象:棉盲蝽、棉铃虫、棉叶螨、枯萎病、黄萎病、红叶茎枯病等。

(1)及时整枝,中耕除草;雨水多时,注意清沟沥水,降低土壤湿度,根据棉株长势适时喷施甲哌嗡控制旺长。

(2)棉盲蝽: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棉区,重点防治早发、杂草多及与枣园、树林相邻棉田。采用昆虫性诱剂诱杀绿盲蝽成虫。当百株虫量达5头时实施药剂防治,施药时间应在上午9时前或下午4时后,由田边向内施药。

(3)棉铃虫:非抗虫棉及早发棉田,棉铃虫成虫期采用性诱剂配套干式飞蛾诱捕器,或条施生物食诱剂诱杀成虫;当棉铃虫百株低龄幼虫达10头时及时防治,优先选用棉铃虫NPV、甘蓝夜蛾NPV、Bt.(抗虫棉田禁用Bt.)、茚虫威等生物源杀虫剂。

(4)棉叶螨:点片发生并有扩展态势时,选用杀螨剂控制为害。

(5)枯萎病、黄萎病:发病前或初见病株时,及时用药控制病情发生和扩展。

(6)红叶茎枯病:现蕾后喷施钾肥,并根据土壤养分情况合理配合喷施硼肥和锌肥,预防和控制发病。


4. 花铃期

防治对象:伏蚜、棉叶螨、棉铃虫、棉盲蝽、斜纹夜蛾、烟粉虱、铃病等。

(1)铃病:及时去空枝、打老叶,摘除烂铃和斜纹夜蛾卵块并带出田外深埋处理,改善通风透光条件,降低田间湿度和郁闭度的同时,减少田间病虫基数。同时,应避免偏多、偏迟施用氮肥,防止贪青徒长。铃病常发区,以花蕾和幼铃为重点适期喷药预防,发病前或初见病时喷药。雨前预防,雨后及时喷药控制发生和发展。

(2)棉铃虫:采用性诱剂、生物食诱剂诱杀成虫,降低田间落卵量。花蕾期当抗虫棉百株低龄幼虫10头、非抗虫棉累计百株卵量100粒时,进行药剂防治。

(3)当伏蚜、棉叶螨、棉盲蝽、斜纹夜蛾等虫口密度达到防治指标时,优先选用生物源、低毒、环境友好型药剂,并注意与蕾期药剂轮换。药剂防治指标,伏蚜:单株上中下3叶蚜量平均200~300头,全株均匀喷雾;斜纹夜蛾:百株2个卵块,在二龄幼虫分散前挑治;棉叶螨:点片发生时挑治,连片发生时全田防治;棉盲蝽:百株虫量10头。


四、绿色防控与专业化统防统治主推技术


(一)清洁田园和秋耕技术

棉花收获后及时拔除棉秆并清洁田园,清除病虫残体。秋耕深翻,有条件棉区秋冬灌水保墒,压低病虫越冬基数。


(二)选用抗(耐)病虫品种

因地制宜选用抗枯萎病、耐黄萎病品种,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棉区在选用抗病品种的基础上,选用抗虫棉优质高产品种。


(三)种子处理技术

根据本地苗期主要病虫种类,合理选用杀虫剂、杀菌剂混合处理种子。


(四)生物源农药和天敌保护利用技术

1. 生物源农药。棉铃虫卵孵化始期喷施棉铃虫NPV、甘蓝夜蛾NPV、Bt.等;斜纹夜蛾卵孵化始期喷施斜纹夜蛾NPV,不仅具有良好的防治效果,还可有效保护天敌;应用藜芦碱、苦参碱等防治棉蚜、棉铃虫;预防苗病、枯萎病、黄萎病,采用1000亿芽孢/克枯草芽孢杆菌可湿性粉剂、5%氨基寡糖素水剂处理种子,苗期和花蕾期随水滴灌施药或叶面喷雾;防治铃病,真菌性铃害采用多抗霉素叶面喷雾,细菌性铃害选用乙蒜素、中生菌素、春雷霉素等防治。

2. 人工释放赤眼蜂。棉铃虫成虫始盛期人工释放卵寄生蜂螟黄赤眼蜂或松毛虫赤眼蜂,放蜂量每次10000头/亩,每代放蜂2~3次,间隔3~5天,降低棉铃虫幼虫量。

3. 天敌保护利用。棉花生长前期注意保护天敌,发挥天敌控害作用。小麦、油菜收获后,秸秆在田间放置2~3天,有利于瓢虫等天敌向棉田转移。苗蚜发生期,当棉田天敌单位(以1头七星瓢虫、2头蜘蛛、2头蚜狮、4头食蚜蝇、120个蚜茧蜂为1个天敌单位)与蚜虫种群量比,黄河流域棉区高于1:120、长江流域棉区高于1:320、西北内陆棉区高于1:150时,不施药防治,利用自然天敌控制蚜虫。长江流域棉区棉花苗期至蕾期一般年份不施用化学农药防治苗蚜。


(五)昆虫信息素诱杀害虫

棉铃虫越冬代成虫始见期至末代成虫末期,连片大面积使用棉铃虫性诱剂,每亩设置1个干式飞蛾诱捕器和诱芯;长江流域棉区斜纹夜蛾常发区,连片大面积使用斜纹夜蛾性诱剂,每亩设置1个夜蛾型诱捕器和诱芯,群集诱杀成虫,降低田间落卵量。连片施用生物食诱剂,于夜蛾科害虫(棉铃虫、地老虎、三叶草夜蛾等)主害代羽化前1~2天,以条带方式滴洒,每隔50~80米于1行棉株顶部叶面均匀施药,可诱杀成虫。


(六)生态调控和生物多样性

西北内陆棉区棉田周边田埂和林带下种植苜蓿等作物,培育和涵养天敌,增强天敌对棉蚜、棉铃虫、棉叶螨的控制能力。棉铃虫常发区,棉田套种玉米、苘麻条带,诱集棉铃虫,集中杀灭。推行棉花和油菜等作物插花种植,保护天敌。


(七)高效低毒环境友好型药剂

1. 防治蚜虫、棉盲蝽可选用苦参碱等植物源杀虫剂;化学药剂选用烯啶虫胺、噻虫嗪等;棉盲蝽可选用氟啶虫胺腈等。

2. 防治棉铃虫、甜菜夜蛾等夜蛾科害虫优先选用棉铃虫NPV、甘蓝夜蛾NPV、Bt.、茚虫威、苦参碱、多杀霉素等;昆虫生长调节剂可选用灭幼脲、抑食肼等;化学药剂可选用甲胺基阿维菌素苯甲酸盐、溴氰虫酰胺等。

3.防治棉叶螨选用苦参碱、浏阳霉素等生物源杀螨剂;化学药剂可选用乙螨唑等。

4.预防和防治枯萎病、黄萎病可选用80%乙蒜素、5%氨基寡糖素水剂、腐殖酸铜、黄腐酸盐等;化学药剂可选用辛菌胺醋酸盐等。

5.防治铃病。真菌性铃病发病初期(铃上出现水渍状小点)可选用多抗霉素、乙蒜素,化学药剂可选用氯溴异氰脲酸、辛菌胺醋酸盐、吡唑醚菌酯等;细菌性铃病可选用嘧啶核苷类抗菌素、乙蒜素、中生菌素、春雷霉素等,化学药剂可选用噻菌铜、春雷王铜、吡唑嘧菌酯等。

6.药剂拌种。杀虫剂可选用吡虫啉或噻虫嗪种子处理剂;杀菌剂和生长调节剂可选用枯草芽孢杆菌、5%氨基寡糖素水剂、赤·吲乙·芸苔、芸苔素内酯、苯醚甲环唑、咯菌腈等。杀虫剂与杀菌剂混合包衣可控制苗期多种病虫害。

7. 苗病(炭疽病、立枯病、猝倒病、红腐病)。发病前或发病初期及时防治,可选用络合态代森锰锌、吡唑醚菌酯、噁霉灵等药剂。

标签: